地球有阿比亚这个岛吗埃塞俄比亚的人种是自然过渡形成?还


斯特罗发泽斯群岛Strofades(希腊语:Στροφ?δε?),是在希腊伊奥尼亚群岛南部,在伊奥尼亚海,属扎金索斯州,扎金索斯以南45.5公里,由2个小岛屿组成,位于北纬37° 14′57″,东经21° 0′47″,总面积1.356平方公里。人口1(2011年)。其中斯特罗发泽斯岛(Stamfani)(希腊语:Σταμφ?νη),面积1.18平方公里;阿比亚岛(Arpyia)(希腊语:?ρπυια),面积0.176平方公里。岛屿平坦,植被茂密,最高点海拔20米。



埃塞俄比亚的人种是 自然过渡形成?还是混血形成的?
混血。古代的埃塞阿比亚是犹太人和当地人的后代。所以埃塞阿比亚历史上的各个统治者都自称为犹太人。可他们由于长期与黑人混血,所以有黑人的外貌。
埃塞阿比亚是非洲最独特的国家,表现在:
1,有3000多年不间断的历史。(埃及历史更早,但是中间就断了,没有流传下来)
2,统治者和贵族自称是犹太人,很多百姓也自称为白人。虽然他们看起来都是黑黑的。
3,早期犹太教是国交,中世纪时期基督教是国教。埃塞阿比亚的基督教与全世界其他国家的基督教都不同,因为他们接受基督教的时候,周边都是伊斯兰教和原始宗教,无法再和其他基督教国家接触。令一个方面,埃塞阿比亚认为他们是真正的基督教。欧洲那些都不纯正。埃塞阿比亚基督教是维持埃塞阿比亚独立统一的最重要力量。
4,埃塞阿比亚是非洲近代唯一的独立国家,只在二战的时候被意大利短暂占领。所以埃塞阿比亚的边境线是弯曲的。而非洲其他国家都是欧洲殖民者分割的,所以国境线都是直的。
5,埃塞阿比亚是非洲唯一打败欧洲殖民者的国家。近代,埃塞阿比亚长期分裂,意大利趁机入侵,但埃塞阿比亚在外部入侵的时候迅速统一,而且很快把意大利打败了,还让意大利割地赔款。
6,在欧洲瓜分非洲的时候,埃塞阿比亚曾经趁机占领了索马里的很大一片领土。被索马里称为“非洲的帝国主义”。
7,埃塞阿比亚在欧洲国家的帮助下,还经常与临近的伊斯兰国家进行“圣战”。例如长期与苏丹打仗。
8,70年代后,亲苏联的政党在埃塞阿比亚政变,导致这个国家迅速衰落。国家也分裂了。现在称为非洲最穷的国家之一。
埃塞俄比亚人的形成是历史上各族迁徙混血的结果:这里最早的土著是近似于现在布须曼人的游猎民族,这在东非很多国家的居民面貌上有体现(这类人有一些特征接近蒙古人种)后来迁过来的是中非地区的黑人再后面是北非地区的含米特人(古埃及人、柏柏尔人)也门地区的阿拉伯人和犹太人多次跨海到厄立特里亚地区殖民——这就形成了一个人种大熔炉。血缘关系影响很重要。埃塞俄比亚黑人中有一部分是犹太人,他们被称为“法拉沙人”,据称是古犹太国国王所罗门和示巴女王的后代。(在埃塞俄比亚,人们传说示巴女王就是公元前十世纪埃塞俄比亚阿克苏姆城的女王,《圣经》上记载示巴女王听闻所罗门国王智慧国人,于是带人前往,打算考考所罗门国王,最终所罗门国王的智慧让示巴女王折服,并嫁给了他)这些犹太人曾皈依基督教,但又保留一些犹太教传统。1984年和1991年,以色列政府曾先后通过“摩西行动”和“所罗门行动”,将约两万法拉沙人接到以色列。现在,约有8万人居住在以色列。根据以有关法律,全世界所有犹太人只要能证明自己身份,都可以移民以色列。 但是,如今,在全球范围内想找到一个纯种犹太人估计是不太可能了。另外,根据基因学鉴定结果,全世界的人类都起源于非洲。在现在的非洲大陆上,你还可以看到来自世界各地的人种的原始特征(没有侮辱性)。他们有些人在历史长河中逐渐进化成了今天地球上所有人种的模样(比如,曼德拉和拳王阿里的面部特征就有亚洲人的影子),有些人则在历史的竞争中消失了(比如尼安德特人)。但是在非洲,所有人都有一个共同的祖先人种——非洲羌人。埃塞俄比亚人类类型集团的典型代表是埃塞俄比亚和索马里半岛的民族,他们是印度-地中海人种和尼格罗人种之间的人群,在东部班图人的一些人群中,也可以看到埃塞俄比亚人种的成分。埃塞俄比亚黑人中另外,根据基因学鉴定结果,全世界的人类都起源于非洲。在现在的非洲大陆上,你还可以看到来自世界各地的人种的原始特征(没有侮辱性)。他们有些人在历史长河中逐渐进化成了今天地球上所有人种的模样(比如,曼德拉和拳王阿里的面部特征就有亚洲人的影子),有些人则在历史的竞争中消失了(比如尼安德特人。但是在非洲,所有人都有一个共同的祖先人种——非洲羌人。 埃塞俄比亚人类类型集团的典型代表是埃塞俄比亚和索马里半岛的民族,他们是印度-地中海人种和尼格罗人种之间的人群,在东部班图人的一些人群中,也可以看到埃塞俄比亚人种的成分。埃塞俄比亚人的形成是历史上各族迁徙混血的结果:这里最早的土著是近似于现在布须曼人的游猎民族,这在东非很多国家的居民面貌上有体现(这类人有一些特征接近蒙古人种)后来迁过来的是中非地区的黑人再后面是北非地区的含米特人(古埃及人、柏柏尔人)也门地区的阿拉伯人和犹太人多次跨海到厄立特里亚地区殖民——这就形成了一个人种大熔炉。